大体老师 vs 虚拟人体:微软HoloLens医疗解剖教学应用的崛起及潜力

HoloLens QQ群493967447

查看引用/信息源请点击:slate

大体老师vs虚拟人体

映维网Nweon 2024年01月03日)数个世纪以来,大体老师(对遗体捐献者的尊称)一直用于医疗解剖教学,从而帮助学生们真实地理解人体。但在过去的十年里,医学院一直在尝试无需真实人体的解剖学教学方法:用虚拟人体补充,甚至取代真实的尸体。

延伸阅读凯斯西储大学HoloLens MR远程医疗教学展示积极成效,81%学生反馈积极学习体验

例如,凯斯西储大学在2019年推出了基于微软HoloLens的HoloAnatomy项目,并发现这种全息医疗教学存在积极成效。在疫情期间,这种支持远程教学的虚拟人体方案备受关注。尽管现在疫情已过,但大体老师的短缺,以及虚拟人体方案的各种优势依然在促使业界和学届积极探索虚拟全息领域。

摩根·威利(Morgan Wiley)是一名有抱负的妇产科医生,他目前在美国肯塔基州一所医学院就读四年级。像大多数医学院的学生一样,他必须修读一学期的解剖学。

尽管威利的课程主要使用专业人士解剖过的大体老师,但这门课程已经开始整合各种各样的虚拟工具。例如,威利最喜欢的应用是可以展示人体3D渲染的Anatomy Atlas。他解释道:“你可以切开人体的特定结构。你可以只看骨骼,或者只看肌肉,或者只看淋巴系统,或者同时查看三者。你甚至可以随心所欲地旋转它。”

哥伦比亚大学医学院的学生迈克尔·德纳姆(Michael Denham)在医学院的第一年就使用了与威利学校类似的软件。尽管大体老师依然是课程的重要组成,但相关软件已经开始作为课堂的补充。德纳姆指出:“我们会一起浏览3D模型,尝试了解所有结构在空间中是如何相互关联。这是你以前无法做到的事情。”

凯斯西储大学放射学教授马克·格里斯沃尔德(Mark Griswold)解释道,物理尸体实验室不仅存在生物危害,而且建造一个符合现代环境法规的实验室及后续运营成本成本很高。另外,大体老师存在其他缺点,包括很难在尸体中看到淋巴结、特定血管和胰腺等解剖结构。

这就是凯斯西储大学将HoloAnatomy整合到其解剖学项目中的主要动机。根据研究,81%学生反馈了积极学习体验。

俄亥俄州立大学同样在使用类似的全息工具,并将其作为物理尸体教学的补充。俄勒冈州立大学教授德里克·哈蒙(Derek Harmon)说道:“这真的能帮助学生们建立起三维空间关系,没有其他资源能真正给你这样的心理地图。”

使用虚拟解剖学不仅可以更容易地看到特定结构,而且它能够令整个过程标准化。内华达大学拉斯维加斯分校柯克·科克里安医学院院长马克·卡恩(Marc J. Kahn)表示:“这对每个人来说都是一致的。如果你有大体老师,他们在某种程度上、形状或形式上都是不同的。在虚拟世界里,他们都在看同一具人体。动脉在同一个地方。静脉在同样的地方。”

虚拟工具同时可以为学生提供模拟手术过程的能力,而这对大体老师而言并不现实。另外,使用虚拟人体可以作用于医学院培训的其他重要方面。威利指出:“如果增加更多的虚拟事物意味着我们可以在第一年和第二年学到更多的信息,我完全赞成。”

当然,有人对单独这种虚拟工具进行教学的可行性持怀疑态度。内华达大学拉斯维加斯分校过去一直只使用虚拟工具。但这个学期,学校在医学院的课程中引入了一个大体老师课程,理由是感官输入对解剖学教育的重要性。

讲师欧文·麦克洛(Owen McCloskey)解释道:“从某种意义上说,书中、图片或虚拟人体看到的总是非常整洁。但在实际的人体中,人体结构就没那么精致了。”

另外,有人强调解剖过程中感受身体的重要性。俄勒冈州立大学教授哈蒙表示:“作为一个学习者,当你有能力亲自动手,真正探索这个领域时,相关记忆就会在你的脑海中根深蒂固。图片或图画只能学到这么多,但通过亲自动手和操纵组织,学生们将会获得一张非常有价值的3D空间地图。”

出于这个原因,位于圣安东尼奥的德克萨斯大学同样坚持采用更传统的大体老师解剖方法。当然,学校提供了一个数字解剖实验室作为补充。

圣安东尼奥德克萨斯大学健康科学中心人体解剖学项目主任奥米德·拉希米(Omid Rahimi)解释道:“至少在现在这个时代,虚拟人体不可能有和物理人体一样的复杂性。对于未来的外科医生,你会希望他们在给任何人做任何手术之前先把双手放在真人身上。”

除了教学生解剖结构的实际作用外,大体老师教育同时存在无形的课程:关于死亡,生命的脆弱,以及如何尊重身体。虚拟工具并不总是能复制这一点。格里斯沃尔德表示,大体老师是“学生们遇到的第一个病人”,同时是“学生们第一次遇到死亡”。

正因为如此,凯斯西储大学的学生们在头两周都会进行传统的尸体解剖教学,并进行关于死亡和他们的第一个病人的思考。

不过,威利依然十分看好虚拟人体的未来:“大体老师实验室是一个巨大的资源负担。但如果我们不能证明它更好,那么仅仅为了传统就值得这么做吗?我认为这是我们作为一个学科需要回答的问题。”

HoloLens QQ交流群493967447

更多阅读推荐......

专栏